第532章 比佐沙罗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着蒋叶丽,林昆脸上的表情变的沉重起来,面前的本来是一个与他非亲非故的女人,但此时他却被她所散发出来的情绪感染了,他能感觉的到她很爱她死去的老公,也能感觉的到她是真的放不下百凤门,她的心中百感交集却无可奈何,眼泪在她的脸颊上透射出阵阵的辛酸来。

麻将桌上铛的一声响,那位坐在主座上意气风发的老者,捡起了对门老者打出的幺鸡,一把将牌面推倒,哈哈笑道:“好不容易的一个十三幺,等的就是老柴头你的这一只小鸡。”

“那……”保安稍作犹豫,问道:“用不用把那一家三口也带回来,一起送到警察局去,他们毕竟是在我们医院里打了人,也应该……”

刘汉常身子一抖,那一瞬,就觉得无穷无尽的幸福包裹了他,鼻子酸酸的,立时用力磕头,哽咽道:“小的,不,臣从此为主公效死命!”他是真的呜咽了,从此,他再不是小小的吏员,而是有了品级的正式官员,这种身份的跨越,几乎如同天堑。

可正常人的逻辑思维,在余志坚这位东北虎军团里的头号特种兵面前根本就不好用,人家不但自己的身份压人,老子更是省里的人大书记,在这沈城了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,就眼前站着的这两个富家衙内的小子,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,现在这两个小子又冲过来了,纯属皮痒了找虐。

站在原地看了会儿,还是不见林昆的踪影,沈曼这才悻悻的坐回了警车里……

林昆马上笑着道:“当然不会了。”嘴上又开着玩笑道:“反正是去你家。”

孙志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,李春生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玩手机,听到两人哈哈大笑,奇怪的回过头,“师傅,孙哥,你们俩笑什么好笑的呢?”

可结果,完全不如蒋叶丽所想,疯彪的手下阿虎站在了擂台上之后,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,其他帮派派上去的人,几乎都是一些二流的货色,不出几个回合就被阿虎给虐暴了,现在都被扔在了外面的走廊里。

“行了。”耿军狄笑着摆摆手。林昆笑了笑没说话。耿军狄抱起了乐乐,林昆抱起了澄澄,跟付国斌和诸位学生家长们说了声谢,然后一行人就地离开了黑山镇派出所。

于亮嘴角咧开猪哥般的笑容,道:“瞧,就连生气的小模样都这么俊!”

“嗯,知道了,抓紧时间修。”徐广元应了一声,回过头笑着对林昆和秦雪道:“二位贵宾,车放着让他们修,咱们到楼上去喝点东西?”“嗯。”秦雪应了一声,就准备上二楼,林昆却摆手道:“等等……”

林昆把澄澄放了下来,摸了摸小家伙的头,笑着道:“儿子,你和你妈先在这等着,爸爸去把那个指使这两个坏人来骚扰你妈妈的坏人给拎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冯佳慧笑着说:“他是楚澄的爸爸,喏,就是那个最漂亮的小男孩的爸爸。”顺手指了一下一旁的小楚澄,只见小家伙和苏有朋、孙洋站在一起,三个小家伙的脸上全都是一副极其崇拜的表情。

“回公司,你将这两年来公司的资料整理出来,我需要处理。”欧玄冽疲惫地闭上眼睛松懒地半躺在座位上。

周围的人都投来了好笑的目光,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,确实挺让人感到新鲜的。

冯佳慧的爹妈也不傻,何况即便是那个无赖真心要娶冯佳慧,做父母的谁希望把闺女嫁给那样一个人渣?可现实面前却由不得他们,那无赖三天两头的到学校殴打冯佳慧的弟弟作为威胁,也时常到冯佳慧爹妈的肉铺里找茬,那无赖的老子身为镇党委书记,非但不制止他儿子横行霸道,反而将矛头指向了冯佳慧的爹妈,指责他们不守娃娃亲的信用。

“呵呵,别整这些用不着的,看你小子这怂样,我就不信你敢开枪打死我。”耿军狄冷冷笑道:“你要真开枪打死我了,你肯定也活不了了。”

一个人服用了兴奋剂之后的实力是绝对无法估量的,比正常的时候可能会直接翻一翻甚至更多,眼前的阿虎已经几近癫狂了,林昆不敢大意,浑身上下运起一股力道,先挥出了一拳试探性的跟阿虎迎上……

黑暗中的石壁打开了一道门,没过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。开始的几声还没听清楚,感觉像是风吹进去后造成的回音。可是当这些声音不断回响在耳边后,我们仨终于听清楚了!

见林昆答应了,李春生马上喜上眉梢的道:“我就说嘛,我师傅不可能不管我……师傅,你真是我的好师傅!”说完,这小子才又后知后觉的看向余志坚,问林昆道:“师傅,这位是……”

他不说。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说。”林昆冷冷的道。他还是不说。林昆目光陡然一冷,抬起冲着他的手腕就踩了下去,就听喀的一声轻响,这最后的一个扒手应声惨叫,手腕没有被踩断,但依旧疼的撕心裂肺。

毕竟是五岁的孩子,语气再凌厉,听起来也是奶味十足,惹的周围的人一阵哈哈大笑。

敞开的大门外正是一片灾难景象,火红的光映在了新任城主的脸颊上,才刚刚统治这座城池会在几句不合意的攀谈中变成这幅样子。“你们看这个光景还满意吗?”府内,一名脸色苍白的男子笑着问道。此人的笑容没有半点温度,反而给人一种惊悚之感。

黄毛更加肆无忌惮的戏谑起来,“张黑子,瞧你那怂样,怎么,还想跟我动手?”张大壮咬牙道:“飞哥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黄毛眉毛一挑,脸上的表情翻篇似的一变,顿时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,咱俩到底谁特么的过分,你都欠老子两个月的保护费了,今个你特么的要是再不交,老子立马就砸了你这些花花草草!”

“靠,我简直就是天才啊!”林昆忘我的称赞了自己一句,发现自己简直是太有天分了,不是有个工作叫什么策划么,自己以后完全可以改行试试。

“次奥你老母的!今个儿就送你去见阎王爷!”阿虎暴吼一声,握着一双拳头就要向阿豹扑过来,坐在两人中间的阿狼赶紧站起来拦住。

叫双儿的女孩这一巴掌呼过去本来就是想教训洛尘一下的,不过她下手也确实有点没轻没重,别看她是个女孩,但毕竟是个练家子,这一巴掌下去,换成常人肯定能把下巴打脱臼了。

保安乙愣住了,手里挥舞着胶皮警棍,整个人保持静止的姿势僵硬在原地,眼神里深深的畏惧看着林昆,脸色顿时铁青的像是锅底一样,愣了那么短短的一两秒钟,他冲林昆咧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想要乞求林昆脚下留情。

林昆哄着道:“是啊,澄澄你也快睡吧。”“不。”小楚澄摇摇头,“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。”说着,就往林昆的房间走去。林昆面无表情,林昆嘴角窃笑……

“呵呵……”林昆嘴角轻轻的一笑,透过敏锐的六识确定周围没有其他暗中藏着的人后,转身回头,就看见了站在身后亭亭玉立的女人,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旗袍,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,无论气质还是相貌,都足以称的上是美女。能穿着高跟鞋,走路不发出声音,这女人脚下的功夫不一般。

华夏幅员辽阔,不是每一座城市都能够像燕京、魔都以及一干沿海城市那般发达。

返回了岸上,岸上已经是另一番场景了,周围围了无数的看热闹的人,加上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们本来就多,一时间仿佛附近的游客们全都不旅游了,而是聚在这看起了热闹,地上躺着十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工湖负责人员和那几个民警,学生家长也有挂彩的,但伤势都不严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