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四虎永久域名自动转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从刘府抄家的州府差役嘴里,听说新县令来看刘家庄园田地,心里暗笑这新县令果然是农人,太过猴急,眼巴巴就跑来看他的田产,怕到不了他手上吗?

林昆满意的一笑,这小子还算可塑之才,回屋拎了打冰镇啤酒出来,坐在墙根一边叼着漠北的大青蛤蟆烟,一边喝着啤酒监督李春生扎马步。

眼看自己所预料的最坏的结果出现,王宝乐内心长叹,晦暗着脸坐在洞府内,看着四周,他的心中满是悲伤。

开车,送澄澄去学校,再调头送林昆去公司,这是每天早晨都重复的事情,今天早上林昆却没去送林昆,林昆主动提出来不用他送,让他直接打车回家,她自己开着那辆红色的卡罗拉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“就这么干了!”想到这里,王宝乐用力的抖了抖,刚要提上裤子,可忽然的,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河。

林昆呵呵一笑,把脚从桌子上拿了下来,起身向门外走去,路过疯彪身边的时候,他淡淡的回了句:“要真来日方长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另一边,在这座城市另外的地方,一系列的阴谋与权力的争夺悄悄的展开。姜峰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,窗外幽深的夜空笼罩在城市的上空,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,尤其在这座城市渐渐寂静的时候,无论是那星光闪烁的夜空,还是璀璨繁华的街灯,这时候都显得那么的怅然惨淡。

前世的他家里算不得什么富豪,但是父亲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,车子也有,甚至存款也有那么几十万,算得是比较富足的家庭,而且家里还有一家小型的装修公司,可以说,不管怎么样,他都算能过得比较富足。

冯佳慧的房间也不远,林昆来到了冯佳慧的门外,轻轻的敲了敲门,冯佳慧过来开门,看着林昆笑着问道:“澄澄爸爸,有什么事儿么?”

林昆笑着对冯佳慧说:“这孩子的名字可真有明星相,他妈妈一定非常喜欢苏有朋。”

“啊?”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心,咧嘴尴尬的笑道:“你,你是在开玩笑吧?”

兴云布雨,对于从小就在畜牧家庭中长大的李少颖来说跟神仙没有什么区别了。他们家养了那么多牛羊,牛羊得吃草,草要靠雨水滋润,像那种干旱的夏天和一滴雨都没有的秋末,他们一大家子人都耗费大量的精力去将牛羊赶到有草的地方。

时间慢慢的流逝,直到天色渐晚,林昆还是没来,看一眼时间,已经七点多钟了,澄澄和苏有朋都等的饿了,只好先拿来东西给两个孩子吃,林昆给林昆打了两个电话,都是无人接听,他心里渐渐没底了……

林昆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,说了句:“我有事,我的脚好像断了,得回家养养,先走了……”说完一蹦一跳的就开始往回走,蹦了几步后又回过头对陆婷轻轻的一笑,“你们最好别再来找我,小心你们的脚也断了。”

林昆不想惹事,想先跟他讲讲道理,毕竟这是在沈城,要是闹大了什么事,怕对余宗华不好,否则就凭这大狗突然过来袭击澄澄,他必须把这狗干死了之后找个馆子给炖了,除此之外也得把狗的主人狂虐一顿。

喊话的这人就在林昆的斜对面,不等周围的这些黑出租司机们飞蛾扑火,林昆直接一步冲到了这人的跟前,直接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门上,这哥们顿时被砸的七晕八素,双手捂着脸趴到了地上,血水汩汩的顺着指缝流了出来。

孙志上学那会儿就不是个擅长打架的人,他虽然最好了和许旺财几个人拼了的冲动,奈何手上的活儿却是不怎么样,再看人家许旺财就完全不一样了,冲出来的时候就气势汹汹,再这么突然的凌空一跳就更威武了。

听说林昆要来,余宗华早早的就在小独楼前的凉亭里坐着等着,一起的还有他的爱人王兰,余宗华身高只有一米七,王兰的身高却有一米七五,要说余志坚能长出个一米九的大个头,全都是遗传了姥姥家的基因。

陆宁本来是想放免她的,送她盘缠归乡,但她却无处可去,哭着求李氏要留下,老夫人心软,就答应了。

大地在一片阳光明媚中苏醒,海水在一片波光粼粼中荡漾,新的一天新的开始,林昆如同往日一样做好了早餐,然后站在楼梯口喊楼上的娘俩下来吃早餐。

“高深莫测啊!”半晌之后,柳道斌深吸口气,顿时就觉得王宝乐这里能成为特招,绝非侥幸,实在是他在王宝乐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特质。

灵儿平时哪受过这样的奚落,本就郁闷的心跟着恼火,气恼低身扳起脚边的一个大石头,叫骂着过去,就这么直接砸到几妇人身前的溪水中。

“饿不饿?”林昆笑着问道,他这个平时吊儿郎当,一副痞子小混混气质的男人,这会儿像是个模范老公一样,靠在门框上,满脸关心的问。

自然是他不相信自己真有偌大力气,当然,这一点,整个朝堂,也没人相信。那弓射程如此之远,射速如此之快,他认为,必然是机括设计极为巧妙,他很想见识见识。

听尤五娘的话,陆宁微微一怔,“榨鲜果汁”云云,明显是自己在奴仆们面前创造的词汇,这尤五娘却是现学现卖,乍然在这个世界听到这些词语,令人颇有些惊喜。

大厅里的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震呆了,所有人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看见这个一头黄毛一身混混气的人扑通一声跪在了林昆面前,在他们这些正常上班的小白领的眼中,社会上的混混是绝对惹不起的,可眼下这个气焰嚣张的混混头目竟像孙子一样跪在林昆的面前讨饶。

“茅台?”“就是你屋里的白开水,你非要喝酒,我就拿那个糊弄。”林昆玩笑的道:“怎么样,那茅台的味道很正吧,哈哈。”

林昆端量了秦雪一眼,嘿,又是个大美女,看来这中港市不错嘛,到处都是美女,他笑着伸出手跟秦雪握了握,道:“跟那保安没关系,是我自己不想当保安了。”

尾随的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也跟着加快了速度,但跟‘身姿轻盈飘逸’的老捷达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,它们跌跌撞撞、笨拙不堪,时不时的还剐蹭到别的私家车,顿时惹来了一片怨声载道的怒骂和报警声。

入乡随俗,吃过晚饭之后,林昆和韩心也都准备着睡觉了,冯佳慧家的居住环境虽然简陋,但一切设施都很齐全,一家子人先排队的冲了个凉,这炎热酷夏的,晚上要是不冲个凉,还真就很难舒服的睡得着。

“谢主君。”甘氏俏脸如苹果一样红,声音细如蚊鸣。“谢主君,谢主君!”尤五娘俏丽脸蛋都快化成水了,这话代表的涵义,令她心花怒放。而且,主君一张嘴就是一百贯零花,以前整个刘府,一年也用不了这许多花销啊。虽然比那装腔作势的白莲花少了一半用度,但来日方长。

刘府因为在东海城中,所以这个宅院只是中规中矩的大小,倒是明湖之畔的别苑,学江南庄园修得亭阁楼榭甚为华丽别致,在这东海城中的正宅,虽多次修缮,但终究不敢僭越,东海城中的普通百姓,按规制,宅院也有几亩方圆,刘府则占地近十亩,重重叠叠的三进院落,画廊雕柱,便是窗纸也都是上好油纸,上画飞鸟草虫,甚为精美。

不过现今炼铁之技艺,从铁的质量来说,和宋明清时期,没什么不同,反而宋以后,炼铁大量用煤,导致铁的质量下降,因为宋明清时期,根本没有技术如何去除铁中的碳类杂质,更莫说国内煤多含硫,更导致铁的质量下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