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4章 立花美凉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昆开着车离开了汽车城,路上章小雅突然叫了他一声:“干哥哥?”林昆回过头,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,笑着道:“别乱叫!”

“随便坐。”林昆笑着说,给母子俩倒了两杯水,又对澄澄说:“澄澄,招待好你的小同学。”

这边,北国园饭店二楼的乾坤大厅里,同学聚会依旧热闹的进行着,大厅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一个二十多岁容颜绝色、一身贵气的长发美女,牵着一个白皙可爱的小男孩走了进来,美女脚上那双高贵典雅光芒闪耀的高跟鞋,那十厘米高的尖跟踩在地面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嗒嗒声,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这位美女,马上表情一怔,惊艳的睁大了眼睛,就好像他平生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一样。

毕竟这一次近百的热气球飞艇,近百场同步进行的分区考核里面,出现了不少引人注意的新秀之辈。

林昆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,目光里寒气浓烈的看向那个男人,严厉的叱问道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在小区里开车不知道注意点!?”

再想到当日林昆从湖里游出的场景,韩心的心里马上猛的一颤,目光变的震惊起来。

说完,林昆微微一笑,抬手指了指躺在地上面色铁青的中年男,和另一边瘫软在地上的民警队长朱芳强,动作十分的潇洒飘逸,顿时虏获了不少学生的女家长,能有这么一个威武霸气的老公或是男朋友,而且长的还很英俊,绝对是大多数女人心中梦寐以求的。

“好的楚叔,那我就不拘束,也不客气了。”林昆笑着道,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,他根本不懂得喝茶,但这茶入口的口感确实说不出的好,一看楚相国就是拿出了真心实意,这让林昆很欣慰,真正的有钱人看待茶叶可是比香烟和名酒都要贵重,香烟和名酒归根到底都会伤身,但茶叶不同。

“是啊!”“呵……”中年道士放下手中的酒盅,站了起来道:“你跟我到房间里谈吧。”

啪啪!两个大耳刮子实实的抽在了男子甲和男子乙的脸上,这两巴掌的力道十足,直接把这两人给打的‘啊’的一声才那叫,猛的向旁边一趔趄,其中一个撞在了旁边一个民警的身上,另一个直接摔在了地上,两人嘴角都流出了鲜红的血迹。

保安面露为难,道:“先生,你这让我很难办啊,我们集团是有规定的,我没有权力直接带你去见楚董,更没有权力直接去见楚董,要不这样吧,你在这稍等一下,我去向我们领导打电话请示一下,然后我们领导再向他的领导请示,然后领导的领导再请示一下楚董的秘书……”

陆宁渐渐平静心神,咳嗽一声,道:“越说越不像话了!”又道:“对了,五儿,回头你支一百贯私房钱,供你自己零花!贵儿,你支两百贯零用,以后每月都是如此。”

偌大的地下拳场里,只有蒋叶丽和疯彪认得林昆,知道这是一个牛逼哄哄的角色,其他人看林昆一身吊丝的打扮,只当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,小混混敢上擂台去挑战阿虎,那无疑是自寻暴虐,一时间擂台底下坐着的这些个大佬们相互觑望,想看看到底是谁不知好歹派了这么个货色上去。

李春生却是一副很享受的表情,目光中、脸上流露出深深的爱意,就仿佛初入情河的小生,那么的清纯无知,那么的懵懂,脸上骚动着春风般的微笑。

又做梦了,两年前的那个夜晚,她拒绝了她的救命恩人,他同样也是她的丈夫,而他留给他的只有冷漠残忍的背影。

中港市的西域人不多,在中港市的西域人大致分为两种,一种是正常营生开西域饭店的,另一种就是干扒手的,除此两种之外几乎没有第三种。

来的路上坐了六个多小时的车,出于为孩子们考虑,中午吃过午饭后,付国斌提议下午自由活动,家长们可以带孩子到酒店休息,也可以到镇上转转,等明天一早大家再一起集合去登辽疆省第一高的黑山。

他将手中的画轴再一次摊开,用手指着画中的那名女子,面目狰狞的道:“我要的是她,我告诉过你们我要的是她,看来还是我太过仁慈了,这座城池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清脆的一声响,金柯的巴掌并没有落在林昆的脸上,他的手腕被林昆握住,林昆脸上一阵轻松的表情,那令金柯生恨的笑容依旧吊儿郎当,金柯用力的想要把手拽出来,却发现怎么拽也拽不出来,那一只大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,就像是一把肉色的大铁钳一样死死的卡住他的手腕。

在漠北有一个津津乐道的谣传,说狼牙兵团的兵王林昆,眼神能跟得上子弹的速度,且不管这个谣传的真假,刚才徐梅手底下的小动作,林昆却是看的清清楚楚。

不过海上丝绸之路,现今阿拉伯人多是在广州、泉州甚或广西北海一带交易。南唐在福建、广东、广西都没有出海口。名义上归属南唐的泉州漳州之地,实则处于藩镇自立状态。

林昆正在闷头数钱,把钱放到了一边,“抛出刚才拿走的那一万,正好二十九万。”嬉皮笑脸的冲林昆道:“谁让他儿子不长眼伤了我儿子。”

赵猛明面上在耗耿军狄,实际上他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这位黑山镇的一霸,平日里阴狠刁钻,今天却是被怒火冲晕了头顶,本来他一心想着要报复,可现在真的把耿军狄给抓回来扣下了,他却不知道下步该怎么办。

章小雅目光由下往上,又从上到下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走进来的这个女人,眉头不由的一挑,问道:“你找谁啊?”语气多少有些不善,这是漂亮女人的本质,见到了和自己不相上下,或者是某些地方胜过自己的美女,心里头总会有着一股说不清的醋意,且稍带敌意。

章小雅心里马上明白了,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我来找你爸爸,他在么?”“不在!阿姨再见!”小楚澄果断的道,说完直接砰的关上了别墅的门。

冷玉丽悄悄走出了大厅,又来到了楼梯的拐角,拿出电话:“小飞,你怎么回事,姐让你办点事不好使是吧,我限你十分钟之内马上赶到!”

林昆长舒了一口气,也没来得及想别的,就赶紧向湖面上游去……

也不跟两人多解释,林昆从兜里掏出了张纸巾,站在飞翔舞厅的门口点着,往地上一丢,然后转过身对正看着他的两人道:“好了,火点着了。”



沈曼皱起了眉头,忍不住的就想要发怒,林昆拍了拍她左手,示意她正事要紧,她这才强忍了下来,否则就凭她的暴脾气,恨不得马上把那三个猥琐的西域男揪出来暴打一顿。

“爸爸!”澄澄激动的叫了一声,马上扑了过来,林昆仍然羞红着脸有些不知所措,不管怎么样,好在林昆现在是醒过来了,她心底的大石头也放下了。

“奇了怪了……没错啊,可为什么到了七成五,就提升不上去了呢。”王宝乐更郁闷了,嘀咕之后叹了口气,正要离开梦境,去琢磨其他办法,可就在这时,忽然的,那黑色面具似乎听到了王宝乐的话语般,竟飞速的扭曲起来。

林昆笑着说好,心里却暗暗道:“晚点来才好呢,多给老子留些时间给美女秘书搭讪,虽然这秦秘书和老楚的关系貌似非同寻常,但搭讪两句总不碍事的。”